愛學習

愛學習

2011年2月18日

兔年伊始,“愛 Ai”是我們要推崇的美德。它代表對家庭、社群、知識和學習的熱愛。我們弘立書院對“愛 ”的理解,是一種推動學習的熱情;不斷學習的人需要這股能量去掌握新的知識和技能。

一世紀的希臘作家Plutarch有一句名言,而這句名言往往被誤認為是蘇格拉底或葉慈說的;他形容學習尌像點燃一團火,而不是注滿一個容器:

 [因為腦子不像一個瓶子,不需要填滿;而是像木頭,只需要點燃,在腦袋裡
製造一種推動力,讓它可以獨立思考,及有一股激烈的慾望去尋求真相。]
(Plutarch, Moralia,西元第一世紀)

雖然這是一個古老的思想,但是在20 世紀的教育思想發展中,它是其中的一個特性,致使 教育家從以內容為主的學習概念轉變為“學習是一個過程”的想法;亦是把學生看成是“空瓶子”去等待被填滿,改變為學生是可以主動建立他們自己的思想的。在當時這個對學習的看法,用“火”隱喻教育廣泛引起人們的興趣:火是一種強而有力的工具,可以產生熱和光,而且在各方面幾乎能以無限的變化為人類服務。這個比喻亦非常貼近我們現代對學習的看法,就是積極去引發個人對學習的熱情與激情。

相比之下,把空的器皿填滿似乎是一個沉悶、被動而甚至於是機械式的過程。假設是由老師、父母及其他成年人為學習者作出選擇,而他們尌只是等待著接受新的知識。在空瓶子的隱喻中,學習者並沒有被看成是聰穎和主動參與學習的,並不因為他們有豐富和鮮活的經驗及對事情的理解能力而建立個人的學習過程。

然而,我們實際上在很多方面都是作為器皿的功能,盛載著一生的記憶、經驗和知識。當我們建構知識時,我們把學到的知識儲存作日後的用途。而當火產生出熱和光,它同時也在消耗,留下灰燼成為廢料。

或者對學習做一個比較完整的描述,就是把它看成是一個 精煉 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是盛載著經驗和記憶的器皿;而這些都是用學習和反思的精煉之火,通過歲月的沉澱而錘煉成學問與智慧。這過程所需要的燃料,是對學習的熱愛,即“愛”,或如Plutarch 所形容的:熱切追求真理的欲望;因此而給予我們能量,把我們對週遭世界的經歷反復琢磨及理解,然後用來指導我們的行動及建構我們的思想。

在弘立書院,我們相信教育需要“”去燃點熱切學習的火焰,但是單獨這一點並不成為一個終結。歸根結底,學習必須以領悟,或以智慧 – 智 (Zhi) – 為最終目標。

查永茂博士
總校長

快捷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