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蕩中的冷靜:一場個性的測試

動蕩中的冷靜:一場個性的測試

2020年3月27日

上週,由於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傳播,世界各地的感染者迅速增加。看起來,只要人們繼續旅行及互動,就會傳至每一個社區,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提供完全安全的避風港,病毒的人際傳播正在發生。這種現象使我們更加明確全球團結抗疫的重要性。我們必須承認人類共同的脆弱,避免粗魯地貼標籤,轉移問責焦點。人類的任何行為都不可能跳脫世外。我們如何旅行、工作和學習,如何互動、生活,甚至我們如何看待自己——所有這些都被重新放在一條新航線上。我們開始感受到其經濟影響,涉及各行各業,每一間公司和組織,每一家銀行以及每一個政府部門。這是一場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將被載入史冊代代銘記。

在教育界,這著實是令人不安的時候。無論在何處,讓孩童在集中場地接受正規教育,是文明社會的共同特徵。我們的世界裏任何一個角落,學校都是社區中最年幼和最弱勢的成員聚在一起,在教師監督下共同學習和遊戲的地方。在當前全球危機中,這種日常方式受到了嚴格的審視,在大多數地方導致了非常相似的保護性應對措施。

香港也許可以聲稱,在沒有任何上級指示的情況下,已經率先行動,關閉學校,運用二十一世紀社群所擁有的工具,開通網上學習。在內地,學校已經被關閉,全國的課程通過一系列專門的渠道被連接至千家萬戶,進行網上授課。現在他們正在考慮恢復正常的教學生活。香港的私立和獨立學校也和許多本地學校一樣採取了類似的方法,雖然老師和學生散落全球各地,但是他們通過電子和網絡,跨越地區與時區,進行教育和學習的互動。

世界其他地區,則面臨著更為嚴峻苛刻的選擇。許多國家都已停課,直至另行通知。世界上主要的公開試,包括國際文憑組織考試、英國的GCSE和A-levels,甚至是SAT和ACT,都已取消。對於即將進入大學的學生,其最後成績必須使用內部評估與預估分數相結合的方式來計算。各地教育系統都在努力制定切實可行的策略,以方便學生有效地參與遠程學習。對於許多有著年幼學童,及財力資源有限的家庭而言,這是目前難以克服的挑戰。

全球各地的學校管理者、教育者、家長和學生,都被不斷升級的疫情衝突著困惑著。學校和教師不得不提升、適應、探索、實驗、審查、修訂、調整和創新,但是目前還看不到終點。

對於我校12年級學生而言,不必惴惴不安地等待最終考試了,因為上週末國際文憑組織宣布取消考試。我相信,國際文憑組織的關顧而恰當的舉措,及其對全球社群的承諾,足以令我們放心。2020年畢業生的成就仍將得到充分認可。我們目前正在尋求各大學和院校向我校應屆畢業生發放的206份錄取通知書的正式確認。

面對如此空前的病毒肆虐和全球「震蕩」,我們會感到,自身的經驗儲備和實踐智慧全被突如其來不可思議的事物耗盡,我們會感到與現實脫節,這也無可厚非。我們害怕未來。在動蕩時代之中,我們必須相互鼓勵,蓄意營造一種平靜的氛圍,使之浸潤我們的言語和行動中。但是,面對即將來臨的災難,這份從容的自信又來自何處?當我們觸及經驗知識的極限,我們就會進入從未開墾過的領域。實際上,在我們一無所知的時候,我們只能利用我們的價值觀和信念去面對即將到來的一切,用我們的方式向明天行進。正是這種自我的拷問,向我們展示了我們此時的真實自我。

在世界各地,這已經不證自明。在許多地方,我們已開始目睹不尋常的社會現象。幫助自我隔離者的社區服務團體在全球自發形成。在意大利,居民們開始在晚上對唱以提振情緒。在北美,儘管有許多困難和短缺,但慷慨之風在某些地方盛行。場地關閉了,表演者免費提供在線音樂會。家庭夫婦之間,不得不尋求方法,解決過多時間共處的麻煩。但如果他們細心觀察,這就是建立更緊密更有意義的互動關係的絕佳機會。還有些人利用這個時間和空間,放飛他們的創造精神自由奔騰,創作、革新、作曲和發明。

逆境之際,人們會感同身受,憑藉基本甚至本能的反應來幫助同胞。這些行為是無法明確預見、規劃或預期的。最重要的是,我們精心培養的沉著與我們強大的奮鬥決心,這些品質簡單而直接,恰恰來自於我們最核心的勇氣與個性。

 

查永茂博士

總校長

 

快捷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