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學習:成年人「學」字牌的風險與回報

終身學習:成年人「學」字牌的風險與回報

2018年11月23日

全球學校和教育工作者一直稱頌終身學習的美德,許多年以來,甚至可以說上千年如一日。在家長會上,我也多次不厭其煩地親自談及這個理想。許多人內心掙扎的是這個世界對於學生的定義不夠清晰,因為一旦如此,他們便會遭遇實際的困難。有些人認為學生意味着尚未完全發展,仍在學習,與還沒有完全準備好的狀態劃上等號  ――  但是為什麼如此?舉個例子,在公路上,「學」字的車牌是在向其他司機發出信號,表明該司機仍在學習掌握駕駛車輛的基本技能,經驗豐富的老司機會主動給「學」字牌司機留一個更寬更安全的空間。在香港,出於公共安全考慮,一些陡坡路段不向持「學」字牌駕駛員開放。

畢業之後,我們進入成人競爭的世界,並越來越多地以精心構建的技術專長和豐富的經驗為基礎,投射出專業權威的特質。我們丟掉了「學」字牌,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如果專家又自稱學生,被世人視為自相矛盾。為什麼精通人類鑽研的某個領域的人,會自貶身段,主動降為學生呢?即使有人願意這樣做,風險因素似乎不容忽視。如果我們承認自己無知,是否丟臉?如果我們恢復到學生身份,其他人會怎麼想?

大量的專業文獻積極倡導持續性學習,這不僅是一種美德,而是擁有真正的專業知識的必要條件。除了職業註冊機構的強制要求,以及運用專業技能時,專家們亦須保持學習的習慣,即使他們已經在工作中運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在醫學領域,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每年呈指數級增長。因此,醫生必須與最新的治療發展保持同步。我相信沒人願意讓墨守70年代醫術成規的醫生來為其治療。對於律師而言,新的法律案例時刻改寫着訴訟的格局,我們當然希望由具有最新法律知識的法律專家來做代理。

在教育領域,教師也必須擁有持續專業發展和持續學習的意願。在我看來,最好的老師總是熱情的學習者,探究他們不了解的東西,在課堂上的嘗試新思想和新的教學方法。他們與其他教師交流思想,互相觀課,並尋找應對學習挑戰的新方法。有些人孜孜以學,通過研究考取更高學位。

從客觀意義上來講,專業上的努力進取配上永久的「學」字牌,將被視為眾望所歸,大德之士。

然而,走出自己專業領域,投身到未知領域,是一項完全不同的挑戰。同樣地,我們走出舒適而熟知的「家」領地,走入由陌生術語和神秘實踐組成的外部世界。邁向未知,這一步何等英勇,以至於許多人承受不起。然而,真正的終身學習,恰在呼喚着我們,甚至逼迫着我們,躍向未知。

最近幾週,一小群擁有各自專長的熱心家長(下圖),邁出非凡一步,進入我校分子生物學實驗室,成為實驗室研究員學徒。當他們帶着茫然和些許擔心,第一次來到實驗室上課時,實驗室科學家梁志清教授和Simon Griffin博士寬慰他們,他們已經掌握了許多必要的知識,比他們可能意識到的更多。他們在實驗室的學習,包括對科學研究的一些基本原則和實踐的介紹,並以此為基礎,學習一些實驗技術。

這些勇敢的學習者是我們所有人的好榜樣,他們體現着終身學習的精神。我們支持孩子們和其他人終身學習的承諾,不是我們勇敢的話語,而是我們自己擁有勇氣和意志,身體力行穿上與學生們同樣的白大褂,並自豪地展示我們的「學」字牌。

學習!學習!再學習!

分子生物學家長短期課程

「分子生物學家長短期課程」有6課,每節2小時的實驗室課,旨在向家長們介紹書院分子生物學實驗室,現代生物學研究的一些思想和技術,以及學生正在做的一些事情(例如在分子生物技術和科技及數理科工的課外活動)。

該項書院計劃的主要部分,是培養細菌的基因轉化。這意味着將一段新的DNA代碼引入細菌,使其擁有新的功能―― 比如,製造出通常僅在水母中發現的熒光蛋白。在此過程中,家長們還學習一系列技術,如蛋白質提煉、淨化和分析,以及一些標準化、多用途的實驗方案。

家長們往往擔心,自己過去沒有學習多少科學知識,或者已長時間沒有參與學習。事實上,他們很快發現他們知道的比他們意識到的更多,解開這些知識的關鍵是建立鏈接並提出問題。

一組家長已完成課程,目前有三組正在上課,另外三組將於一月開始。

對於有興趣參加分子生物學短期課程或希望了解更多內容的家長,請點擊以下鏈接並按要求提供所需信息即可  https://goo.gl/forms/b6gNvBR6Vg7fMXXJ3

快捷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