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類語言:我們的社會運行體系

關於人類語言:我們的社會運行體系

我最喜歡引用俄國卓越的思想家列夫.維果茨基在學習理論方面的名言,他宣稱兒童並非自動會學,並非內在機制驅動,而是出生後逐漸通過與之深度交織的社會互動環境來學習。維果茨基認為「借助他人,我們成就自己。」 (維果茨基,1987,第105頁)

人類社會天生而內在地相互聯接。我們自呱呱落地即已社會化:母腹中的胎兒能夠分辨母親嗓音的特質。出生後,嬰兒通過與之接觸的成人和其他孩童的互動感受來探索這個世界。人類獨有的方式表現出的無助感,從與父母互動開始的社會紐帶,為未來成年後的獨立生活打下了伏筆。

語言,是促進我們互聯互通的工具或人造產品,或者有些人更願意稱之為人類社會的「運行體系」,它是全方位,多手段。我們通過聽覺、視覺、觸覺,甚至嗅覺不斷向周圍人發射及接收「信號」,以致信息素的交流,也會影響人類本能的好惡判斷。

事實上,新生嬰兒的無助,創造了使語言成為必要的先天條件。如果像其他哺乳動物一樣,新生的人類在幾小時內就可以站立、行走和自己進食,語言功能將不會成為必須,也就無從發展。人類語言是親子共同依賴關係的重要表現。生物意義上的母親(以及父親!)被迫照顧新生兒,新生兒反過來又被生理需求所迫,努力使用一切方式將自身需求傳遞給照顧他的人。每一次滿足了對方需求時,溝通框架得以創立。人類語言正是生物學上獨特共生關係的產物。

即使獨自一人,我們也會基於社會環境而調整行為。這種社會聯繫能力和學習能力,恰是我們幼年最強大的生存技能。有趣的是,按時間順序,語言發展的「窗口期」十分短暫。在一些非同尋常的歷史案例中,若兒童在其語言形成時期被剝奪人類交往,即使後期進行語言強化訓練,終其一生亦仍將無法真正掌握口語。我們的大腦在出生以及隨後幾年的身體和情感需求的驅動下,最容易接受人類語言的發展。正是豐富的家庭社交互動以及相關的語言交流,起到直接且十分重要的作用,激勵著孩子通過借助他人,來拓展自身感官以體驗世界。

我們正是孩子生長和學習的「他人」。我們肩負著沉甸甸的責任,要確保孩子們所生活的社會與文化環境裏擁有充分的視聽刺激,文字和符號,謎題和奇跡,以及豐富的意義和知識,這些都有利於幫助他們塑造成年自我。

 

 

 

 

 

維果茨基,L.S.(1987)《高級心理功能的起源》,摘自R. Reiber主編的《高等精神功能發展史》(第4卷,第97-120頁)。紐約:普萊南出版社。

 

 

快捷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