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錕教授:博學一生,勤學一生

高錕教授:博學一生,勤學一生

2018年10月5日

我校創始基金會主席高錕教授近日

逝,他走完傳奇一生,帶來改變世界的成就;一生大部分時光,都在學習與探索。光纖之父革命性地促進了介定人類特徵之一的溝通。簡而言之,沒有光纖,我們就不會有互聯網或「信息革命」。

弘立社群永懷感激!感謝高錕教授晚年期間將其過人智慧與豐富閱歷,奉獻到弘立書院的創辦中來。當大眾為他歡呼,嘈嚷著吸引他注意力之時,高錕教授卻獨辟蹊徑,鍾情學校教育,作為他退休後最重要使命之一。

高錕教授終其一生,都在通過學習,不斷探索未知、解決難題。有時他趴在地板上,和年幼學子們一起玩耍,有時直奔博士後研究員的實驗室苦思冥想。高錕教授隨時隨地不拘一格,與不同的學習者學習。在弘立,我們始終努力樹立並貫徹他的座右銘 ──  學習!學習!學習!──  擁有開放的思想和心靈,儘管這並不容易。

下面這一句可算是高錕教授的名言,優雅簡約概括了高瞻遠矚者的無奈:

如果你真的關注它,我只是在努力兜售一個夢……它雖必定真實,我卻無法用任何具體的方式告訴旁人(引自赫克特,2004,第117頁)

上個世紀70年代,當世界仍以每秒千比特(1000比特)的速度計算數據傳輸速度時,高錕教授已經在探索太比特技術(10的12次方),它比當時最先進的技術還要快10億倍。對於許多人而言,這些想法純屬夢想,更似科幻而非事實。高錕教授的成就正式獲得全世界的承認,已是發明之後數十年之久,這一事實反映了,全世界花了四十年,才能追趕上高錕教授的步伐。

弘立書院的建立,也帶著同樣迷茫的微妙期待。創校十五年來,我們經常困惑,要實現夢想學校,令所有學生具備平衡的雙語雙文化能力,任務艱鉅而複雜。我們的任務常常需要說服父母、教師,甚至我們自己,那些紙上生花的理念正在逐步締造之中。高錕教授將學習作為前進的唯一途徑,激勵我們超越現有可能的界限,幫助我們戰勝自我懷疑,以及在面對反對時,仍然奮勇前進。

那些相信命運的人,也指出了一處奇特的歷史巧合,將高錕教授與鋼綫灣弘立書院緊密聯繫起來。1871年,大東電報局的前身,開始實施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打算將香港和中國內地與新加坡,歐洲,美國和澳大利亞的電報電纜連接在一起。(來源:http://atlantic-cable.com/Cables/1871Singapore-HongKong/index.htm)。跨洋電纜最終完成,電報站設於香港島西南邊緣一個受保護的小海灣。此後,這個海灣被稱為鋼綫灣Telegraph Bay),這個名字延用至今,並與更現代的數碼港Cyber​​port)並排而坐。原始電纜與外界以每分鐘8到10個字的速度,輸送以文字為基礎的信息。高錕教授通過薄薄的純淨玻璃晶片,提高了傳輸速度,使瞬間獲取整個信息世界成為可能。因此,此項給予我們校址地名的人類技術 ── 鋼綫,由本校創校人徹底改變,而本校的地理位置,恰是這條跨洋電纜的著陸點。這個驚人連接的實物證據 ── 老電報站,每天早上當我們到達學校時提醒我們,一切皆有可能,一切因教育而改變。

當我們在這個充滿信息的世界中尋求靈感時,我們最好跟隨我們創校人的引領:學習!學習!學習!

 

 

 

查永茂博士

總校長

快捷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