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鵝的智慧

黑天鵝的智慧

這個學年的最後一個月,我們的德育主題是「智」或是智慧,這是由八德支撐及鞏固,最重要的美德。雖然智慧有很多定義和表達方式,大眾一般都認為它是由於有廣博的經驗而對事物有深入的認識,通過細膩的觀察而做出敏銳的判斷。在弘立書院,「智」以穩如磐石的八德做為根基,感染我們的思考,引領我們的決定;基於「智」而使我們配合弘立的原則和價值觀而採取切實可行的行動。

人類共同受到啟發及開導的過程是超越國界及文化的,而這與「智」的探索有密切聯繫。智慧有如純金一樣受人重視,價值不菲,而由於其本質寶貴的功效,可導致它真實的意義被扭曲。故此,大眾文化充斥著很多有關智慧的迷團: 智慧是極之罕有的,年紀大、有學問才會得到,是富有和有權力者的專利品,又或許智慧就是權力和金錢。同樣,那些錯誤地被認作為智慧的都能夠反映出亦真亦假的誤導,民間的迷信,及經過精密包裝的假藥。

實際上,經過時間的考驗,那些在早期錯誤地被認作為智慧的往往被丟棄和常常受到嘲笑。我們的智慧是我們時代的產物;是由我們從世界得來的經歷所塑造的,但是也會受到同樣經歷的局限。當我們走出理解和經歷的範圍,便到達了思索、幻想和信仰的領域,這也未必是一件壞,但是在當時必須意識到這事。當我們想像超乎現有的經驗和知識以外是怎樣的時候,後代可能也會覺得我們的思想很天真和幼稚。

突發和難以預測的事件可以暴露出我們經驗上的局限。這個 黑天鵝理論 因 N.N. Taleb寫的同名的書而普及,起源於古時一個廣泛流傳的荒誕的說法,就是天鵝只有白色的 ─ 直至18世紀在西澳洲〝發現了〞黑天鵝。這一類以歸納法邏輯為根據的繆論,從近期的例子可以反映出來:譬如在全球金融風暴之前的想法是〝大〞銀行是不可能倒閉的;又或日本的核反應堆是可以抵抗海嘯的,故此〝非常安全〞,不會發生故障。當我們的創校董事高錕爵士探究純玻璃的特性做為傳遞光的媒介的時候,他發現了一隻 黑天鵝黑天鵝 改變了我們的世界,提醒我們雖然智慧有時候存在於博學之中,但是當我們明白我們的博學是有局限的時候,就在謙虛中找到了智慧。

我們的八德 給我們提供了一面透視鏡,我們通過它來理解我們的世界,看清我們自己、我們和他人的互動交流,全都反映在一個互相連結的渴求規範和道德的系統之中。我們反思過去這一年我們學到關於自己和學校的時候,我們要明白,當我們的經歷可能並未足夠讓我們在將來遇見 黑天鵝 的時候,這實際上是一種謙虛而單純的智慧,讓我們對自己的能力保持自信,致使我們能夠適應轉變,面對挑戰能夠再站起來,重新理解我們生活和學習所在的世界。

查永茂博士
總校長
 

快捷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