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選故我在:雕塑當下

我選故我在:雕塑當下

2018年5月18日

終於到了2018畢業班離開弘立的最後時刻,我不斷地思索,孩子們將走上各自的未來,我們協助他們做出各種選擇,可這些選擇究竟意味著什麼?其實質又如何?

眾所周知,我們對於自己的出生,並沒有多少選擇。不錯,呱呱墜地,我們有份參與,但生而為人,絕非理性選擇的結果。童年,永遠充斥著他人替代我們做出的選擇:穿衣風格,顏色搭配,食物種類,菜品口味。我們兒時的家,所上的學校,甚至是我們的朋友圈,要麼是他人替我們選擇,要麼是受到極大影響下的有限選擇。大多數情況下,父母代表我們做決定。在學校,隨著畢業之後的道路選擇,開始對我們的思維產生更大影響,我們亦會綜合老師、輔導員、家長和考官的學科選擇觀點,聽取建議。

惟有個性顯現,自信升騰,我們方能在校園生活結束之際,正式擁有並主張更多的像成年人一般行事的自主權。我們做出自己的選擇,這些選擇是以更鮮明方式塑造成年自我的開始。我們在吃、穿、玩以及聽什麼音樂等各個方面逐步主張自己的品味。我們日益形成對周遭世界的獨立觀點。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某些選擇恰是在反抗權威人物觀點過程中形成的對立性產物。

從許多方面來看,我們自身如同一尊尊生命的雕塑,從一塊完整的未有塑形的粗石開始,經歷過緩慢、痛苦、狂喜、趣味的各種滋味,隨著時間的推移,磨礪蛻變而成雕塑的形狀。我們不得不生存,猶如雕塑家不得不去雕刻。每一個選擇,每一個決定就如同刻刀下的石屑或石片,每移除一些,都會揭示出更多藏在表面之下的「真我」。刻刀下移除的石塊,無論多小,都無法重來。生活亦如是,選擇一旦做出,便不可能被取消 ——我們無法令時光倒轉。我們的怪癖和弱點,猶如石上的小瑕疵,恰是個性的永恆標記。如果用純客觀批判性的眼神來審視,我們的形狀未必完美。然而,我選故我在,我們恰是自身的選擇和決定的最獨特投射。

寄語2018年畢業班:選擇,須謹慎;選擇,須明智;但選擇,首先須為之!

      3c03ae50af1f621ef902d59f62b6be7c《沉思》奧古斯特.羅丹,巴黎奧賽博物館

查永茂博士

總校長

快捷選單